孙成斌:32年坚守马浪岗一家三口扎根洪泽湖

发布人:秩名
2019-11-06 16:27

孙成斌驾船进行日常巡逻。马浪岗海事所供图

孙成斌全家人合影。马浪岗海事所供图

孙成斌的家在江苏淮安洪泽县,是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,也是名副其实的“海事之家”。孙成斌是马浪岗海事所的一名海事员, 妻子吕瑞兰是海事所的炊事员,儿子孙友为也追随父亲的脚步,成为了一名海事协管员。

马浪岗海事所位于淮河入湖口处一个四面环水的荒滩上,距洪泽县城24公里,离最近的集镇也有8公里,交通不便,生活条件艰苦。

1987年,孙成斌结婚生子,也在马浪岗海事所扎了根。32年来,孙成斌夫妇就一直坚守在马浪岗这座孤岛上。他们终日与大湖为伴,与风浪相偎,至今共参与抢救遇险船舶近2万艘,抢救遇险船员近8万人次,抢救货物400多万吨,挽回经济损失近亿元。

在默默坚守的同时,他们的先进事迹也在洪泽湖上广为传唱,孙成斌及其家庭多次受到了上级部门的肯定和表彰:孙成斌曾先后被授予淮安市“十佳文明职工”、“十佳‘五德’干部”、淮安市第三届道德模范、“十二五”淮安“最美交通人”等茉誉称号,其家庭也先后被评选为淮安市“最美家庭”、江苏省“最美家庭”。

孤岛上的“千里眼” 洪泽湖上的“活地图”

1987年,22岁的孙成斌进入马浪岗海事所工作。那时的马浪岗,环境恶劣、条件艰苦。马浪岗四面环水,是洪泽湖南线航道上的交通咽喉。孙成斌的工作包括气象服务、船舶登记、船民签证、航道保畅以及船民遇险营教。

“白天忙还好,就怕晚上,无聊,没个消遣的地方。”为了打发时间,孙成斌就摆弄它的宝贝疙瘩——望远镜, 满岛跑, 天上地下, 东南西北,看星星看月亮,看水面看浪花,看行船看浮标,练成了他的“千里眼”,大湖上的风吹草动难逃他的眼睛。

“有一年秋天,我拿着望远镜朝蒋坝方向望,几公里外的19号浮标怎么看怎么不对劲,比平时粗了许多。”察觉到情况异常,孙成斌驾驶救生船直奔19号浮标。“到跟前一看, 上面趴着人,一个七十多岁,一个三十来岁,年轻人手里还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娃,冻得发抖。”

孙成斌将三人救上来了,原来这是祖孙三代的渔民,路上遇到了风浪。“当时,他们的船沉了有半小时,要不是孙成斌救得及时,人撑不了多长时间就没劲了。”马浪岗海事所第一任所长刘海清说起当时的情景,连声称道孙成斌的眼力好。

“在洪泽湖, 老孙就是张‘活地图’ 。”马浪岗海事所第三任所长张建这样评价孙成斌。

2011年4月,一艘淮阴籍货船打来求教电话。“只报告了大概方位, 没来得及细说,电话就断了。 回拨,关机,再回拨,还是关机。”孙成斌判断,“船很可能已经沉了。”

“快,救人!”孙成斌边喊边冲了出去。可茫茫大湖,往哪救?三个多小时的搜寻,连个漂浮物都没找见。无奈之下,出事船民的家属决定放弃搜救。

“下风口没找到,咱往上风口去!”孙成斌语气坚决。这片水域,孙成斌再熟悉不过了。根据船民家人叙说的航行线路、开船时间、载货重量,孙成斌判断着搜寻方向,向可能出事的水域搜寻。又过去了两个多小时,在上风口不远处的一处浅滩,孙成斌发现了一把拖把, 顺着拖把的方向,找到了沉船。

此时,船主陆军、潘芳艳夫妇正用双臂紧紧护住两岁的孩子,蜷缩在已经平水的船篷顶上。一家三口,最终全部获救。

老少都是“一根筋” 32年父子传承

“一根筋”“一家子都是一根筋”……亲人这样说,同事也这样说。32年来,孙成斌坚守孤岛,妻子不离不弃;32年耳濡目染,如今,儿子传承父业。

1987年,同样才22岁的吕瑞兰嫁给了孙成斌,来到马浪岗海事所当起了“厨娘”,烧得一手好菜,还是马浪岗唯一的女性。她说,几个月能上一次岸连逛街、看看人,就是最开心的事了。可为了丈夫,她留在了马浪岗。

钱不多,条件又艰苦,是什么支撑夫妻俩在这荒滩上一呆就是32年?

“过去也有过动摇的时候。”憨厚的孙成斌并不否认内心曾有过纠结,但他表示,每当参加湖区救援任务,挽救一条生命,自己都特别高兴。而这恰恰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衡量的,也是拿再多钱也买不回来的自豪感。

谈到遗憾,孙成斌沉默了。“我这辈子,最愧对的就是老父亲、孩子和老伴。”老父亲住在县城,虽离得不算远,但忙碌的孙成斌很少能回去看他。“几年前,父亲看出了胆管癌,开刀时我请假回去了两天。没办法,那时正处于枯水期封航控船,本来人手就不够, 所有人都在岗忙碌。”

那两天,成了孙成斌和父亲的最后一次相聚。“还记得那天晚上, 当接到老父亲去世的电话后,我围着马浪岗转了 一圈又一圈。”孙成斌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