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日报|南京立法新实践:奖励诚信惩戒失信

发布人:秩名
2020-06-23 19:29

原标题:奖励诚信 惩戒失信(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·地方立法新实践⑤)

《 人民日报 》2020年06月18日18版 版面截图

原标题:《南京市社会信用条例》7月1日正式施行

奖励诚信 惩戒失信(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·地方立法新实践⑤)

“赞成53票,反对0票,弃权0票!”2020年1月9日,《南京市社会信用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获得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审查批准,将于7月1日正式施行。

根据《条例》,酒驾醉驾、医闹伤医、逃票霸座、骗取社保、学术不端、考试作弊、诋毁英烈等20种严重失信败德行为将纳入失信目录清单,并依法受到惩戒。

“该条例是南京市人大常委会继《南京市国家公祭保障条例》之后,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的又一生动实践。”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翔说,该条例的出台意味着南京“奖励诚信、惩戒失信”有了地方性法规依据,将进一步推动南京引领诚信风尚,创新社会治理,优化营商环境,保障经济高质量发展。

失信事件频发,急需信用立法

诚实守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然而,近年来,高铁“霸座”、“老赖”欠债不还、剽窃论文等失信问题不时出现。

“经济社会交往常常在陌生人之间进行,离开诚信,人们将无法交往,市场难以交易。”南京市社科院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黄南说。

“人无信不立、国无信则衰。失信已经不是个人道德问题,而是经济活动中增加交易成本、产生交易纠纷、制约市场活力的社会问题。”南京市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主任马巧生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我国在社会信用的地方立法方面进展还不够快。“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目前国家层面尚未出台社会信用方面的法律,地方立法缺乏上位法依据。”中央党校政法部民商经济法室主任王伟说。

是大胆试水、启动信用立法,还是稳妥起见、静等上位法出台?2018年3月,南京决定启动信用立法,由市人大法制委、财经委与常委会法工委、预算工委联合展开前期调研摸底。

在调研摸底中,各方对立法加大失信惩戒抱有很高期待。“如果严重失信主体是公司企业等法人的,建议通过立法,将严重失信信息记入法定代表人、实际控制人的信用档案,将原本难以追责到位的组织失信落实为个人担责。”黄南说。

“政府部门也要讲信用。比如,政务诚信建设方面,在政府采购、资本合作、招标投标、招商引资、政府统计等方面,应该建立健全责任追究机制,提高行政诚信水平。在公务员信用管理中,各级政府部门应当建立机关工作人员信用档案制度,将违法违规、失信违约被司法判决、行政处罚、纪律处分、问责处理等信息纳入政务失信记录。”马巧生说。

经过将近一年的准备,在2019年1月中旬召开的南京市十六届人大二次会议上,市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正式提出“制定社会信用条例”,这就标志着南京信用立法正式进入“施工阶段”。

汇聚各方智慧,制定信用法规

“如果市民闯红灯已经受到交通法规的处罚,再列入失信行为进行惩戒,是否违反‘一事不二罚’的法治原则?”“归集、采集、使用、传播社会信用信息,会不会侵犯公民隐私权?”“限制失信人乘坐高铁、飞机,是不是损害了当事人的基本交通权利?”……

“当信用立法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后,我们发现这样的热点问题很多,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公众的质疑。”南京市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员姚正陆说。

为了解决这些立法上的问题, 在《条例》起草前,立法工作机构向社会公开招标,吸引全国智库参与立法。华东政法大学、南京大学、南京理工大学等3所高校、39名专家教授领衔,对《〈南京市社会信用条例〉立法研究》《南京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社会反响与需求调查研究》《南京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蓝皮书》等3项课题展开攻关,厘清信用立法的法理基础、社会需求等关键问题。

历经近5个月的研究与打磨,2019年8月下旬,《条例》(草案)首次提请南京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进行审议。此后,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要领导带着审议意见,分赴北京、上海、重庆,组织了3场专家论证会。来自中国人民大学、复旦大学、西南政法大学等高校和相关立法实务部门的34名专家,对条例文本展开深入论证。10月下旬,《条例》(草案)提请南京市人大常委会进行二次审议后,立法工作机构又请全国人大、国家发改委相关专家对条例中的“突破性条款”逐条把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