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盈莹:所爱皆是光很幸运这辈子可以当演员

发布人:秩名
2020-06-05 22:07

原标题:蓝盈莹:所爱皆是光 演员正当时

见到蓝盈莹时,她正身着白色纱裙,在零下10度的片场拍摄广告。每次导演喊“咔”后,她都热情不减地哼着歌去看监视器里的自己,再抽空和每位工作人员打招呼。

随着电视剧《精英律师》的热播,蓝盈莹再次被推入公众视野。从18岁到29岁,她是羞涩可人的仙女海棠,是隐忍刚强的庶女浣碧,是精明干练的职场新人黄俐,是敢爱敢恨的急诊科护士杨羽,是热情开朗的都市名媛赵雯雯,是和影后章子怡一决高下的“大青衣”……出道十年,她用脚步丈量漫漫星途,而当一切角色的光环褪去,她只是——演员蓝盈莹。

电视剧《精英律师》剧照

你得是千里马 才能遇见伯乐

2010年的夏天,蝉鸣裹着燥热的北京,位于南锣鼓巷附近的中央戏剧学院人头攒动,有人在寻觅千里马,也有人正在成为千里马的路上。

刚刚排练完、背着大包小包服饰道具的蓝盈莹在学校食堂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住,对方一上来就问,有个角色很适合你,愿不愿意来试试?“听起来很像骗子”,蓝盈莹开玩笑地回忆到。但初生牛犊不怕虎,她还是去试了戏。就这样,她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角色——电视剧《三十里铺》中的安其娜。

这是蓝盈莹演艺事业的开端,彼时,她只是中戏表演系的一名普通学生。

导演滕文骥在了解了蓝盈莹的情况后,把她所有的戏份都安排在了周末。那段时间,每周五下课后,她都会挤上开往怀柔的公交车,花一个半小时到达剧组,准备一晚上,周六日连续拍两整天戏,周日晚上再赶回学校,如此循环往复。

彼时的蓝盈莹并没有意识到,剧组配备有专门接送演员的司机,只要她提出要求,完全可以不用每周挤公交。“当时唯一想的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。我就觉得坐公交便宜,1块5就能到剧组,大家都方便。每周五下课的时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”将近十年过去,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蓝盈莹依然觉得内心滚烫。

蓝盈莹接受“青年人·中国心”项目团队采访

由于此前从未接触过影视拍摄,当时的蓝盈莹对景别和走位都知之甚少,拍近景的时候常常动作幅度太大,“一笑就出画”;拍远景时又不知如何组织人物行动。她清楚地记得进组的第一场戏是演安其娜在院子里面走,导演的要求是体现出人物活泼的性格,结果她就像个机器人一样僵硬地围着柱子绕圈,引得全组哄堂大笑。

谈及这样的“黑历史”,蓝盈莹似乎并不避讳。她一边聊着,一边模仿当年那个机械表演的自己。在学校时,她就因为毫无表演基础时常“闹笑话”,甚至一上台就笑场。为此,老师建议她多去饰演“邻家妹妹”这一类较为简单的角色——只需要安静地待在某个人身边,就能很好地完成任务。那段时期对她而言是灰暗的,相较于不被认可,更痛苦的是感受不到表演的乐趣。

“我觉得不能这么下去,我就要去演层次丰富的角色,就要调动爆发力,就要去击穿这个困难。”凭着不服输的劲头,即使依然会笑场,即使演技并未得到肯定,可她永远都是第一个举手要上台表演的人。如今想来,她用“拼命”形容那时的自己。

“你首先得是一匹千里马,才可以吸引伯乐”,这是蓝盈莹一贯信奉的准则。从大一开始见组、试戏、演戏,在她看来,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拿到角色、证明自己,才是“正路子”。回首来路,她可以坦荡地讲“我从未走过任何捷径”。

没有人能确保一路顺遂,但总有人选择一往无前。或许他们更愿意相信,跨过崎岖,就是光亮。

蓝盈莹《甄嬛传》剧照

人艺考场上 我讲了个冷笑话

2011年末,《甄嬛传》正在热播,即将应届毕业的蓝盈莹却不得不面对求职的压力。和很多表演系学生一样,她决心报考专业院团。

回忆起自己被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录取的经历,蓝盈莹至今觉得不可思议。第一次面试时,由于太过紧张,她不敢直视考官,“我就看着他们头顶上面一点的位置,告诉自己他们都是大西瓜。”

人艺注重考察演员的“声台行表”,当时最让蓝盈莹头疼的是才艺展示的环节,用她自己的话说,初试和复试已经把自己所有能展示的“三脚猫”功夫都掏空了,包括唱歌、跳舞、舞剑,还有自学的沪剧……到了三试,考官问她还有什么才艺可以展示,蓝盈莹被“逼急了”,使出了一项奇招——讲冷笑话。而彼时台下坐着的,是蓝天野、郑榕等人艺老一辈艺术家。笑话讲完,全场沉默,气氛严肃,她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:“看,这就是冷笑话。”这件事后来成了人艺的招牌段子,此后几届考试中,总有人在才艺展示的环节讲冷笑话。